立即就是全国通缉那时想走就难了有些他得罪过

要是发现你又勾三搭四领回家一大帮姐妹,我就亲手阉了你。”
 
    “那你也没有用的啦。”
 
    “不会啊。人家虽然已是妇人,但是勾勾小指,还是会有大把男人扑上来的你信不?”
 
    “什么话!当着儿子,别胡说!”
 
    “嘁!不信你就试试,本姑娘话摞在这儿,我看你再往后宅里加人的。”
 
    有了儿子,似乎底气也更足了,龙大姑娘无比霸气。
 
    李鱼觉得很冤枉,似乎……暧昧他是搞过的,但真没主动往家里领过人。
 
    这话题引到了这里,可就有点尴尬了,李鱼不敢犟嘴,只好落荒而逃。
 
    店门口,铁无环正静静地杵在那里。
 
    不再是滴水成冰,不再是赤裸双脚,不再是镣铐加身,如今的铁无环,比起当初气色好了许多。
 
    “主人!”
 
    看到李鱼,铁无环马上迎上前。
 
    李鱼上次本来认定自己马上就要假死逃遁,所以并不在意他唤自己主人,谁料连连发生意外,拖延至今,这主仆身份似乎也无法解开了。
 
    李鱼点点头:“我回西市署,你还是守在这里,照顾作作母子。”
 
    李鱼生怕铁无环不放心他安全,又要跟着回去,那他的逃跑大计就又要泡汤。
 
    明日死囚回报到,一旦他未到,立即就是全国通缉,那时想走就难了。有些他得罪过的人,即便没勇气向他出刀,那时也不会吝于向官府告一句话,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与国家机器对抗。
 
    所以,李鱼马上殷殷嘱咐:“你知道,这是我第一个孩子,我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只有你留在这里,我才放心!至于我,你不用担心,没人确定,我今晚是留在这里还是去哪里,也不会想到我此时会出门,即便有人心怀不轨,等他反应过来,我也到了西市署了,更何况,我也不是纸糊的。”
 
    李鱼拍拍肩,赶紧出了门。
 
    上头动动嘴,下边跑断腿。在常剑南看来,很容易解决的善后之事,其实不知道需要多少人去完成,此刻下边的人都在忙碌着,李伯皓李仲轩带着西市署的人,也在各处忙碌。
 
    不过,这些人不时出现在街头,倒是更增安全。而这,似乎也是铁无环没有不放心地追上来的原因。
 
    但是,李鱼在刻意地避着厮杀最激烈的几条大道,趁人不备,就钻进巷子,没多久,他就离工蚁般勤劳忙碌的那些人越来越远,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安静了。
 
    李鱼已经重新拟定了行动计划,此时城门已关,但陈飞扬已经备了一条长索,藏在西城金光门左近的城墙下。只等他离开西市,天色更黑,便掩护他连夜出城。
 
    即便今晚他就被发现失踪,彼时已经宵禁,西市诸人也休想找到他,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已经护着如今藏在三里溪的老娘、吉祥和深深、静静,踏上了前往陇右的道路。
 
    完美!
 
    李鱼站在一条巷弄中,探头左右看看,再瞧瞧前边那堵坊墙,盘算着一个助跑,翻过坊墙,身后突然有人沉声道:“主人,你就打算这么舍下主母和小主人,前往大理寺投案去么?”
 
    “无环?”
 
    李鱼吓了一跳,他怎么追来了?
 
    李鱼霍然一个转身,但是一个意外之后,紧跟而来的是另一个意外。
 
    他从未想过铁无环会对他出手,但他只一转身,就看见铁无环并掌如刀,就跟人屠郭怒手中那口沉重的鬼头刀似的,狠狠一“刀”,向他肩颈处“砍”来。
 
    “噗!”
 
    李鱼晃
    虽千万人,吾独往矣!
 
    他的心愿已了,恩还未报,替李鱼偿报一命,让他好好活下去,这就是铁无环此刻唯一的期望。
 
    有恩必报,这是铁无环的人生原则。
 
    铁无环,是一个狼一般的北方男人。
 
    狼若回头,必有缘由。不是报恩,就是报仇!
 
    他在陇右一回顾,是奔往东北,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