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珍惜生存在即将受死的头一天人们总会狂欢

 
    当他功业立就,完全可以留在部落里,做一个受人尊敬、权柄在握的一方王侯的时候,他却再次回顾,望向了长安。
 
    他,要来报恩!
 
    一座装布匹的仓库中,只有高墙上一眼透气用的通风孔向室内投射进来一束阳光。
 
    整个仓库显得逼仄昏暗,布匹上面,李鱼静静地躺在上面,四仰八叉,昏昏入睡。
 
    铁无环没有束缚他的手脚,这是铁无环就近随便寻找的一处布庄的仓库,如果把李鱼绑在里边,而这家店生意不好,十天八天都不打开这仓库取货,岂不活活饿死了他?
 
    但铁无环相信自己那一掌足以让他继续昏睡下去,早上的时候,铁无环本想再补一掌,但见李鱼睡的极香,毫无醒意,想到这几天他忙于应付西市之变,睡眠本就不足,此时因这一掌熟睡,除非有人惊扰,否则应该不会太早醒来,铁无环便没有再补一掌,他那大巴掌,一个施力过甚,是真能伤人的。
 
    但是,铁无环什么都考虑到了,就只忽视了那的大巴掌就能堵死的透气孔,此时阳光的角度正好是照在李鱼脸上的。
 
    九月九,天清气爽,阳光明媚。
 
    但明媚的阳光直接照在眼睛上,即便是闭着眼睛,也是异常刺眼的,所以……本该睡的十分香甜,等到午时开刀问斩才醒的李大爷,醒了!
 
    李鱼一睁眼,顿觉阳光刺目,急忙一扭头,避过那束光,意识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一俟想及自己昏倒前的遭遇,李鱼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定晴四下看看,忽然发现自己身上放着一张墨迹淋漓的纸,拿起一看,上边只有八个大字:“我代君死,好好活着!”
 
    简简单单八个大字,字迹并不漂亮,也未讲究什么音韵文风,却是看得李鱼眼睛顿生酸意。
 
    他急忙抬头一看,从那投射进来的阳光察觉时间应该还早,立即从布匹堆上跃了下来,拔腿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咆哮:“真是日了狗了,老子根本不想死啊,你替我去死做什么?早知道就对他实话实说了,就算被他鄙视又怎么样?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李鱼没有想过能不能半道截住铁无环,没有想过一旦追进了官府,固然是救回了铁无环,而他则再无生理。他只是拔开双腿,拼命地向外赶去,他有他做人的原则,他不能让铁无环替他死。
 
    他可以蔑视皇权,可以质疑法律的公正,但不会动摇自己的底线,自己的良心,否则他就算活着,也要一生饱受良心的折磨。他从不是一个圣人,却是一个有底线、有良心的人!
 
    长街上,三个刚从西城金光门走进来的男子并肩而行,向西市走去。
 
    “尘埃落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戒心最低的时候,所以,该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那四个家伙,太过愚蠢。那时动手,怎么可能成功?”
 
    “算了,不要嘲笑他们了,不管怎么说,他们能忠于王大梁的遗命,舍死忘生,刺杀李鱼,就值得尊重。”
 
    “嗯!我们做杀手的,哪有什么蠢不蠢的,但凡干了这一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次成功,并不意味着下次还能成功,瓦罐难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上亡啊!”
 
    “别说晦气话!我们这次只要能全身而退,就凭王大梁给我们的钱,足以逍遥一生,从此不必执刀杀人了。”
 
    说话的这三个人,扮成村夫的这三个人,就是王恒久临阵前所授命的七杀手中三人。
 
    钱,其实早已付给他们了。如果要走,他们早就可以卷款逃走。
 
    但,他们也是有原则的人。
 
    杀人,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但信用,于他们而言,重于泰山。
 
    尤其是这个雇佣他们的人已经去世,对于一个死者,他们更加的不能失言。
 
    虽然有另外四个杀手之死为前车之鉴,他们仍然义无反顾。
 
    唯有杀了李鱼,他们才能安心带着王恒久给他们的钱,远走高飞,逍遥一世!
 
    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今儿九月九,是杀人的好日子。
 
    可是去年判了死刑的三百九十名死囚,也是今天才集中报到的日子。
 
    昨天,还一个人都没回来。
 
    这也正常,谁会提前回来蹲大狱呢?越是临近死亡,越是珍惜生存,在即将受死的头一天,人们总会狂欢、放纵一回吧?
 
    幸好今儿一大早,陆陆续续就有死囚返回。
 
    这些死囚,居然真肯回来送死!
 
    何县令惊诧之余,却也不禁暗暗感动,并自为之自惭。
 
    他始终以为,这些人不会回来,这何尝不是因为以己度人,他认为自己不会做这样的蠢事,所以认为别人也不会?
 
    他是读过圣贤书的人,是一个聪明人,而这些犯了死罪的人,在他眼中无疑是一个蠢人。但这些蠢人此刻的行为,却让他这个聪明人都感到自愧不如。
 
    也许,因为头脑简单,所以他们的人格反而显得异常高大。
 
    又有六七个人报到了,回来报到的人已经接近两百人。
 
    接近一百人的时候,大理寺、刑部、察院派来探望风色的人已经回去禀报了一次,这时人数一过二百,那些人又马不停蹄地回去报信了。
 
    就在这时,铁无环昂然走了进来:“利州死囚李鱼,前来报到!”
 
    铁无环说的气宇轩昂,不想是来送死,倒像是去从军。
 
    人群中,康班主和刘老大已经到了,听到“利州李鱼”四字,立即惊喜地向狱友看来,但这一看,登时一呆。这是……李鱼?
 
    “利州……李鱼……”
 
    胥吏迅速检索着档案,提起笔来准备记录。
 
    这年代的档案上既没有相片,也没有画像,但是有简单的形貌描述。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