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是一个意外习武之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

- 编辑:admin -

这又是一个意外习武之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

而铁无环的外型实在太过显眼,和李鱼的差别实在太大。
 
    那胥吏从未想过有人冒死,本也没想看那形貌描述,但是恰因为铁无环太过高大魁梧,站在面前仿佛鹤立鸡群,不禁扫了两眼,顿时一呆。
 
    按档案上所载,这李鱼容貌俊俏,身材适中,清秀若处子的形象,眼前这人……这人明明是负责开发处子的啊,肌肉块垒,壮若雄狮,世上若真有这般形象的处子的话,那她注定要永远做处子了。
 
    “怎么?”
 
    一个捕虞侯察觉异样,走了过来:“有什么问题?”
 
    那胥吏指了指档案,再看看那捕虞侯,捕虞候一看档案,也是呆了,赶紧跑去对何善光耳语。
 
    何善光听了也是诧异,急步过来仔细对照一番,讶然道:“你是……利州李鱼?”
 
    铁无环双手抱臂,威风凛凛:“正是铁……铁骨铮铮,行不更名的李某!”
 
    何善光捧着那档案,抬头看看人,低头看看字,这尼玛……究竟是谁瞎?
 
    铁无环笑了笑,缓缓地道:“这位官老爷,相信死囚尽数返回,对朝廷而言,也是一桩关乎教化的大事,足以留美名于千载。某心甘情愿前来送死,断无人与我抢这生意的,天地不知,鬼神不觉,何如糊涂一回呢?”
 
    何善光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不是档案记错了,或者张冠李戴了,这根本就是冒死。
 
    何善光脸上阴晴不定,好生权衡了一番利弊,把心一横,咳嗽一声道:“此人形貌似略有不符啊。不过,去年死囚在牢中囚禁,三餐不饱,这一年来放纵吃喝,形貌有所变化的人也是有的,你们要严格勘察,不枉纵一人,不放过一个!”
 
    先给自己一旦事发好推诿他人埋了个伏笔,何大县尊就施施然地走开了,心中已经把那给他找麻烦的捕虞侯列进了永不提拔的清单。扔下那捕虞侯和胥吏二人大眼瞪小眼。
 
    远处,康班主和刘老大眼看着铁无环被套上枷锁押过来,二人的目光难掩失望之意。
 
    刘老大讷讷地道:“李小郎君他……”
 
    康班主摇了摇头,轻轻地道:“人各有志,算了!”
 
    长街上,李鱼拼命地奔跑着。
 
    他一出了西市大门,就放开双腿,拼命地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左顾右盼,寻找脚夫。已经到了金光门附近了,照理说,这儿该有不少脚夫,可以租到代步的车子或骡子。
 
    奈何这是一早上,脚夫们是不会这么早上工的,毕竟坊市才开门,这时候谁需要脚夫驮运东西或走远道儿?
 
    李鱼汗流浃背,一半是跑的,一半是急的,这时候,那三个杀手迎面送来。
 
    这三个杀手素来交好,虽然同属杀人,却是之前那四人常常走动,他们三人常常走动。
 
    他们三个都姓朱,都是来自诸暨的同乡。祖上原系一脉,只是年代太过久远,只知道同姓同族,已经轮不清彼此的亲戚关系。
 
    三只小朱正商量着潜入西市,如何行动的事,忽然看到了奔跑的李鱼。
 
    三只小朱对李鱼的模样已经烂熟于心,便是化成灰都认得他的程度,自然一眼就看到了。
 
    “这……”
 
    三人先是莫名地一呆,旋即相互惊喜地一望。
 
    三人常年配合,早有默契,只这一眼,就互相明了的对方的心意,登时先是一散,再是一合,像一条网似的,向李鱼兜了过去。
 
    今天天气挺好,第五凌若姑娘的心情也挺好。
 
    昨天死了那么多人,善后是个大问题。要安置那么多尸体,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但这些事,在第五凌若的处置下,仅用了一夜功夫,便全部解决了。
 
    乘着步辇,走在回城的小路上,第五凌若不仅身心轻松,而且踏着这条熟悉的小路,心思悠悠,不觉就又想到了李鱼。
 
    之前,整个西市都处在一种诡谲的气氛当中,她甚至没有多少机会弄清她心中的疑团。如今一切了结,西市将稳定下来,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慢慢探他的底。
 
    人生有几个十年?对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十年,更是无比珍贵的一笔财富。
 
    十年岁月,她都如此度过了,她有的是耐心!
 
    前方,金光门在即!
 
 第347章 十年
 
    “杀!”
 
    三只小朱毫不犹豫,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容错过?
 
    他们本是杀手,杀手最擅长的就是把握机会。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去思索李鱼为何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急急奔跑,立即扑了上去。
 
    “还来?”
 
    李鱼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陡见刺客袭来,不禁大怒,脚下立即加速,扑了上去。
 
三人袭击,且对方有凶器在手,居然不逃反冲,这是一个意外。
 
    冲过来了,却不攻对手上三路,而是直奔下三路去了,这又是一个意外。习武之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谁会一出手,不等对手打倒,自己先趴在地上了,滑着向前冲出,去钻对方的大胯?
 
    但他没想到李鱼这厮拜了十八个师父,全是市井匹夫,撩阴腿、打闷棍,只要有效,不分形象的人物,跟着这么一群人,学的功夫又杂又乱,只计较实用与否,根本不考虑出手时的形象。
 
    因此,只错愕了一刹,这刺客就阴沟里翻船了。
 
    但,杀手毕竟是杀手,另外两名杀手反应也是极快,一见李鱼出其不意,将一个同伴打得佝偻于地,惨嚎不已,其中一个刺客立即追上两步,一刀刺向李鱼左肋。
 
    李鱼侧身一扭,刀子刺破衣襟,哧啦一声,险险贴着肉皮穿过。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刺客已然冲近,垫步拧腰,一刀力劈华山,当头劈下。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