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眉妖道魏道全血刀孙立四位也是名动江湖的一

 天水城颇有江南风采韵味,西市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那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令人回味无穷。
 
    一处茶棚,人声嘈杂,伙计忙活的不可开交。虽说只有几张方桌,十来条长凳,客人依旧不可断绝。
 
    突然,地面风沙走石,阵阵青雷砸落地面的轰击啼鸣。
 
    霎时间,数匹烈马飞奔而出,几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般令人不忍直视。骏马疑流电,翩翩西北驰,左右弯弧仰月支。
 
    那几个彪悍恶人均挎白花轻刀亦或是青花板斧,脸上刀疤与疮伤纵横,粗豪奔放。
 
    催马扬鞭,垂边直拂五彩云。
 
    茶棚里的客人人头济济,七嘴八舌间低头交谈着。
 
    “看这架势,天水城要出大事啊。”
 
    “是啊,看那群人好像是往靖王府去的啊……”
 
    “唉,天灾人祸咱们也管不了,只要别殃及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就好喽……”
 
    驻足间,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
 
    街上人烟消散,是时候回家收衣服做饭炊烟了。茶棚也渐渐的转空,开始了收摊过程。
 
    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远处渐渐传来了马蹄声,“蹬、蹬、蹬……”
 
    马蹄声越来越近,强有力的踩踏泥泞道路的声响听得让人有些惊寒。一声雷鸣之音,轰隆做响,一道电闪飞逝而过,闪现出一匹雄壮的红鬃马的身影。
 
    马背之上坐立着一个身穿宝蓝色绸缎,衣服甚是华丽,长相俊美冷逸的男人。外罩蓑衣,头戴草帽,雨水自帽檐倾泻而下,一双冷酷的眼眸闪动着一丝寒芒。
 
    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地面上抽打。
 
    那男人驾着红鬃马来到了靖王府的门前。
 
    王府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这是靖王府的庄严象征,也是皇上赋予他的光荣。
 
    王府门外站立着四个手持刀刃的仆从,看样子是早已驻足很久了,好似提前知道有人会来进犯王府。
 
    “什么人,胆敢擅闯靖王府!”呼哧一声大喝,四个仆从紧握着刀刃,面目骇然。
 
    “来抓捕靖王的人!”
 
    跨步下马,右手一挥,蓑衣草帽尽数扔掉一旁。男人笔直的朝着王府大门走去,似乎眼前的几个仆从完全可以忽视而过。
 
    靖王府内,总管恭敬地端来一杯茶。“靖王,您的茶。”
 
    被唤作靖王的那人有些不安的点了点头,“放下吧。”总管将茶碗放在桌上,看着靖王那焦虑紧皱的眉头。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靖王轻声问向身旁的总管。
 
    “回靖王,已是初更了。”总管点了点头。“靖王,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今晚不会出现任何纰漏的。”
 
    靖王长叹一声,重重的坐在了榻上。
 
    与此同时,王府的大门被推开,一道身影屹立在眼前。门外瘫躺着四个仆从的尸首,一滩血渍汇聚成团,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靖王,我已经给足了你时间安排未做完的事情,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宝蓝色绸缎的男人发出一声沉闷之音,回荡耳旁。
 
    “靖王,您看……”那总管不由得哆嗦了一阵,有些颤抖。
 
    “到底还是来了,动手!”靖王下令道。
 
    顷刻间,四周窜出来一百多名仆从手握刀剑,弓箭手林立两旁对准了王府大门。
 
    总管沉不住气的大喝道:“放箭,给我射死他!”
 
    随着这一声高喊,“砰”的数声,百箭齐发,射向闯入王府的来人。
 
    而那宝蓝绸缎的男人丝毫不惧,挥甩袖袍抵挡弓箭的射杀。
 
    众仆从瞪大了双眼,几轮轮射过后,王府门口遍插几百支弓箭,但是那男人却是未曾伤及毛发。
 
    靖王面对此情此景,倒抽了一口凉气。身旁的总管颤抖的说道:“靖王,这……”
 
    “哈哈哈哈,捕神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江湖中传言不虚……”
 
    阵阵喝笑自四周传来,四个彪形大汉攀附而至,手中刀剑与青花板斧格外显眼,明显是白天下午自西市穿行的那伙人。
 
    “黑风寨寨主冯一刀,杀狼帮帮主万沽名,天眉妖道魏道全,血刀孙立。四位也是名动江湖的一方恶霸,看来靖王这次请动你们也是花下了血本。”被唤作捕神的男人望着那突然出现的四人,眼神凝视良久。
 
    此四人在江湖之中也有一些威名,不过也都是坏的一方面,算是臭名昭著。
 
    “哈哈哈,能够被捕神认得,也算是我们的荣幸。”说话这人正是黑风寨寨主冯一刀,衣服甚是华丽,但面貌委琐,缩头缩脑,与一身衣服极不相称。
 
    一旁的天眉妖道魏道全贼眉鼠眼道:“哼,早闻捕神武功超绝,今日一见,我四人倒有兴趣与捕神切磋一番,不知捕神可有兴致?”他手戴碧玉戒指,长袍上闪耀着几粒黄金扣子,神情打扮,全然没有了道士身份,就如是个暴发户富商。
 
    “今日我是来押解罪人靖王上京复命,恰巧遇到你们这四个江湖败类,就一同收拾了吧。”捕神冷言道。
 
    “哈哈哈哈,大言不惭,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撂下这话,那血刀孙立提刀便起,奔向捕神。
 
    所谓的血刀孙立,手中血刀不染鲜血绝不收手,血刀一出,必收人命。也正因此,他手上的人命不下千条。有人曾说他是个赏金杀手,拿人钱财收人性命。
 
    血刀上抽,杀意浓浓。捕神抽出抓捕犯人的铁索与之缠斗。
 
    孙立手中血刀平举当胸,血气袭人。他知道面前的这人是个狠角色,甚至可以说是比自己还要狠,所以出招只能狠上加狠。谁若留情,定然死于他手。
 
    捕神手缠着铁索,迎着刀风出击。血刀未到,捕神脚步飞移,厚硬的铁索在他的手中犹如一条挥动自如的皮鞭,紧紧的缠绕住了那柄血刀,封住了孙立的行动。
 
    刀不离手,除非人死。秉承着这个信念,孙立还试图再拉扯回属于自己的那把血刀。捕神正是看透了这一点,双手向后拉扯,连人带刀一起拉近。
 
    捕神双臂一震,掠过了血刀飞虹。凌空倒翻击倒了孙立,击断了他的双腿腿骨。孙立跌落雨水之中,捕神反手一握,催动血刀直插孙立右手手臂动脉处。
 
    “啊尘,黑风寨寨主冯一刀嗜爱青花板斧,杀狼帮帮主万沽名醉用狼牙棒,个个也都是狠角色。
 
    冯一刀与万沽名左右夹击,欲要封住捕神的行动。捕神凌空一跃直接瞄向了天眉妖道魏道全。
 
    天眉妖道也没有想到那捕神会直接无视冯一刀与万沽名而先对付自己。惶恐下的凌乱与恐惧感的威压令他失去了方寸。
 
    捕神铁索甩出,夹杂了并劲的力道。天眉妖道当下接连闪躲避开,一道弧线在雨中擦滑而过。
 
    “可恶,竟然敢小瞧俺们!”那冯一刀不乐意了,捕神的藐视令得他颇为恼怒。
 
    “风斧破!”双斧齐出,锋利如风,快如疾电。
 
    捕神一个闪身躲过冯一刀的攻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下方接踵而来的万沽名一记重拳。
 
    万沽名倒退数步,仰落下去,被那乱箭之地千穿万孔,落了个惨死。
 
    管家看着这架势,这捕神完胜已是迟早的事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靖王,这,我们该怎么办?”管家失魂落魄般问着一旁同样是失了神的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