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也都是江湖之中一等一的高手此番邀请诸位

 “张义,你再最后帮我做一件事吧。”靖王与管家附耳言语着。
 
    而这边,天眉妖道已被捕神牢牢地捆锁住,动弹不得。冯一刀双臂被斩断,嗷哭不止。
 
    顿时,四周的仆从窜涌而来,要与捕神做最后的殊死一搏。他们都是靖王最忠实的奴仆,誓与主人共生死。
 
    捕神乱发狂舞,眼眸如电,疾步生风,以赤手空拳迎敌。
 
    息刻间,近百名仆从全部一命呜呼。有的尸体半搭在门坎上,有的呲牙咧嘴靠坐在墙旁……
 
    “靖王,你还要让这些无辜的人因为你而惨死吗?”捕神缓缓走向正厅说道。
 
    靖王终于站立起来了,“哈哈哈,也罢。只怪我一心抱着幻想,以为聘请而来的四大高手能够对付得了你。可叹啊,捕神终究是捕神,带我走吧……”
 
    捕神将靖王用铁索栓住了双手,将他牢牢地束缚。“靖王贪污受贿,圈地营私,妄图造反叛变,今已抓捕,押往京师。”
 
    捕神一字一句的罗列着靖王的罪状,而后带着靖王消失在了靖王府。
 
    而捕神却是未曾发现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早已溜之大吉。早在捕神与四大高手对战之际,管家张义便带着靖王最后交代的一件差事从后园离开了王府。
 
    日后的捕神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却会成为日后他最为忌惮的狠角色,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章 群雄相聚祝家庄
 
    自靖王府事件之后,靖王被押往了京师,重判问斩,诛灭九族之重罪。
 
    黑风寨寨主冯一刀因为横祸乡里,杀人越货之罪而被收押大牢,听候发落。
 
    天眉妖道魏道全因为魅惑巫蛊之术,奸淫捋掠之罪收押大牢,秋后问斩。
 
    血刀孙立因为杀戮重罪而被收押大牢,等待秋后问斩。
 
    捕神的大义凛然与义豪冲天,赏善罚恶,正邪分明,浑然在世间被冠以美称。民间百姓与江湖中人对捕神的敬称也得到了皇帝的认可,被正式授予“捕神”的称号,官进一品大员,另赐免死金牌一枚。上可赏罚皇亲贵族,下至官吏百姓。见免死金牌犹如圣上亲临。
 
    郊外的一处茶棚内,一堆人围坐在一起说着些什么。
 
    一位白衣老者眼珠一转,略提了声音,整理了衣襟说道:“诸位离家在外,不知可曾听说过捕神?”
 
    听得老者道出“捕神”二字,众人皆惊。这个名字可谓是响彻了大江南北,孰人不知可谓孤陋寡闻。
 
    一些人听得有趣,接着话头便问:“不知捕神都有哪些趣闻妙事呢?”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所谓捕神,乃是捕快之首,专门抓捕犯下罪行的恶徒。上至官场,下到江湖。捕神年仅二十八岁,可谓纵横天骄。不过,这捕神还有一大处事准则。”
 
    众人听着切不可耐的问道:“是何处事准则?”
 
    老者扶手摇出一扇来,缓缓道来:“捕神抓捕恶徒,无论对方是何身份,他都一律一视同仁。都会先给对方时间料理未完成的事情,等到给定时间一过,他便会上门提人。”
 
    众人欢聚一堂,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还想要再听一些有关捕神的传说。
 
    那老者一看客人多了,顿时笑眯眯的打开了桌上的包裹,里面是两片巴掌大小的圆形金石木,右手继续扶摇手中金边无字折扇吆喝着:“财从口里出。”
 
    在坐的众人顿时恍然大悟,这白衣老者原来是一个说书人。于是乎,众位看客有往钵中放铜币的,叫着说书老者再来一段。也有扎着手不肯给钱的,却还要故意拉长耳朵准备听一听的。
 
    白衣老者对于钵中铜币多少并不计较,金石木铛的一声脆响,开始娓娓道来有关捕神的传说。
 
    凉州境内的祝家庄。
 
    连日来,这祝家庄颇为热闹。祝家庄庄主广发无名英雄贴,诚邀江湖中人齐聚祝家庄商议大事。
 
    因为是无名贴,贴上不署宾客姓名,可谓是见者有份。不过这名义上是诚邀江湖群雄,实则是广招杀手恶徒,邪魔浪子之辈,为的就是杀一个人。
 
    无名英雄贴,见者有份,只要是江湖中人,一概欢迎。接到请帖之人连夜快马转邀同道,一个转一个,一日一夜之间,贴子竟也已传的极远。四海之内,得到讯息,尽皆来会,人数着实不少。
 
    这场英雄宴是由祝家庄庄主祝千叶上书邀请,此人家财豪富,交友广阔,名头响亮。但是他在江湖之中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也算不上什么德高望重。
 
    持无名英雄贴来到祝家庄的也都不是泛泛之辈。有恶人谷十大恶人、青魔圣人姚千树、梅山六怪、灵智上人沙通天、白面鬼才花面郎、永州双雄、人厨子彭连虎、参仙老怪梁子翁……
 
    这些人在江湖之中颇有名气,也算是做尽了坏事,威名远扬。
 
    虽说这些人有些名气,但彼此相互认识的甚少。一进大厅,有识得的,有不识得的,四面八方都是人声。有的人连连拱手,和各路英雄打着招呼。有的人彼此之间有些恩怨情仇,互不搭理甚至大打出手引起骚乱。
 
    这些所谓的江湖中人,慷慨豪迈的固多,气量狭窄的可也着实不少。一个不小心向谁少点了一下头,没笑上一笑答应,说不定无意之中便得罪了人,因此而惹上无穷后患,甚至酿成杀身之祸,那也不是奇事。
 
    “诸位,感谢群雄应邀来我祝家庄相聚,在此,我祝千叶敬上大家一杯水酒。”
 
    此言一出,顿时群雄耸动。大厅之上的众人本来还在高谈阔论,喧哗嘈杂,突然之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站得远的人本来听不到祝千叶的话,但忽然发觉谁都不说话了,自己说了一半的话也就戛然而止。霎时之间,大厅上鸦雀无声,后厅的闹酒声、走廊上的谈笑声,却远远传了过来。
 
    众人细细端倪着,那祝千叶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祝庄主,我等应邀而来皆为您所说的那件神秘大事,不知现在可否告知所谓何事了吧?”说话者正是操刀鬼游说。此人一把杀猪刀游刃有余,刀法超绝。
 
    众人也随即迎合着哄然大笑,对于那件神秘大事充满了兴趣。
 
    祝千叶一抚胡须,笑然道:“诸位也都是江湖之中一等一的高手,此番邀请诸位相聚我祝家庄,为的就是要替我杀一个人。”
 
    话音刚落,十几个家仆便抬着几个略显笨重的红箱子放到大厅,摆在众英雄面前。看着那些家仆汗流满面,便可知晓这些箱子并不轻。约莫着有十八个箱子,占满了大厅空隙。
 
    “开箱!”祝千叶一声高喝。
 
    众仆从纷纷打开红箱子,映入众英雄眼里的是白花花的银子。一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白银,纷纷垂涎直流口水,双目难以挪移。
 
    灵智上,大厅内众人面面相觑,又或是低头言语侧耳旁听。
 
    祝千叶皱眉道:“怎么,在坐的诸位也是江湖之中成名已久的人物,成千上百人竟然无一个敢于应下这差事取银的吗?”
 
    大厅内一片寂然。氛围渐渐的变得死气沉沉的,呼吸之间均能感应到。
 
    祝千叶早已预料到了,再次进言道:“捕神秉承大公无私,所抓捕之人上至官场下至江湖,虽然赢得一身名誉却也给一些人带来了不便利害。”
 
    说到这的时候,原本垂下头的众人纷纷看向祝千叶,想看看他到底想说些什么。
 
    “在坐的各位有哪一个不是身揣命案要案的,被捕神擒拿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难道你们真要让他一直流芳百世为人传颂吗?”祝千叶喝问道。
 
    “不错,捕神这个狗贼杀害我杀狼帮帮主万沽名,此仇不共戴天。”一人怒拍桌子而起,旦见他鼻子又扁又大,鼻孔朝天,只是凭胡子分别年纪约莫着四十多岁。他名叫平四,是杀狼帮的副帮主,自万沽名被捕神捉拿后继承了帮主之位。
 
    平四愤怒刚完,一旁的万人股贾不假也叫嚣道:“捕神心狠手辣,我那商路被他因公截断,足足毁了我近万两收入,谁若是能够取得捕神首级,我追加五万两白银悬赏。”